關於部落格
  • 41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可忽視的用藥安全

 

康健雜誌第93期   / 文─林慧淳

看了醫生、領了藥,只想趕快把藥吞下肚。等等,你確定你吃對了嗎?哪些事你該注意?

 
吃錯藥,腦袋秀逗啦!」這雖然是句玩笑話,不過實際上,吃錯藥的後果可能更嚴重,從統計數字便可略見端倪。 ◆每年約有10萬名美國人死於用藥疏失,並造成另外130萬人難以抹滅的傷害。據估計不適當藥物使用造成的問題,每年大約需花費1770億美元。 ◆在台灣,醫改會曾推估,一年有8374個住院病人因為藥物不良反應死亡。門診病人因藥品不良反應造成疾病和死亡,付出的代價約1260億元。 多驚人的數字,用藥疏失究竟怎麼造成的? 小誤鑄大錯 小心用藥危機 從醫師開立處方箋、藥師調劑藥物、一直到病人領藥服用,整個流程當中任何一個環節出了錯,都可能導致嚴重後果。 醫界人士曾估計,台灣的用藥出錯率,一年就高達662萬筆。手寫醫囑常有字跡潦草不易閱讀的問題;另外,相似藥名也容易造成混淆。 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藥劑科主任陳昭姿就曾在「醫療失誤座談會」上提出,有個發生在約20年前的經典案例,由於藥師將降血糖藥(Euglucon)和血管擴張劑(Euclidan)拿錯,一位心臟病人因此血糖驟降昏迷成植物人。 縮寫的藥品名稱也會讓完全不同的藥物看起來都一樣。醫師使用口頭醫囑時,護士也可能「聽錯」,藥師因而誤用發音類似的藥物。 遇上這些開立醫囑時的疏失,之後的狀況可想而知──病人領到錯誤的藥,並依照錯誤的劑量、錯誤的用法、錯誤的時間服用……。 藥劑室的作業更需要細心和耐心。衛生署藥政處長廖繼洲估計,負責調劑的藥師一天約處理400張處方箋,平均一張處方箋包含4.8筆藥物,每筆藥調配時間不到1分鐘。醫界人士就笑稱,藥劑師必須視力好、身高高、手腳修長,才能像「八爪章魚」一般抓藥,既快又準確。 這當然是句玩笑話,不過各醫院的藥劑人員配置人力普遍不足,藥師在極度壓縮的時間下,一分神就可能拿錯隔壁藥罐,或把外觀顏色相似的藥丸裝進藥袋裡,如果藥局作業沒確實做到層層把關,沒有核對各藥物是否有交互作用、劑量對不對、有沒有重複開藥等細節,一不小心就會出現漏洞。 就算藥物調劑好,在領藥櫃檯也可能出錯。這個環節也不乏病人錯拿別人的藥袋回家,因此發生吃錯藥的案例;或者雖然拿對藥,卻誤將塞劑當成內用藥吃下肚的尷尬場景。 為了避免領錯藥的狀況發生,衛生署這幾年推動「病人安全」,要求加強辨識病人身分,有些醫院已積極在做。例如,長庚醫院要求病患必須先出示健保卡,並加問「你叫什麼名字」,經過雙重確認才能領藥。藥劑部副主任鄧新棠說,院方多了這一道把關手續,病患剛開始雖然覺得麻煩,但他們習慣後也都能認同,更重要的是,幾乎沒再發生拿錯別人藥物的問題。 要減少用藥疏失,應從電腦化管理、藥師多次審查、以及加強病人的用藥知識著手,三管齊下,共同負起把關的責任。 電腦化減少人為疏失 醫院全面資訊化是避免人為錯誤最快的方法。 以電子病歷取代傳統病歷,不但能加速院內病歷的傳送,也減少口頭醫囑或手寫字跡不清的普遍問題,醫生只要在電腦上點選要用的藥物,就可傳輸到藥劑室,直接列印處方箋,省時省力。 此外,電腦化更可設定警示功能,避免重大醫療疏失。 藥政處廖繼洲處長解釋,電腦警示系統可在醫師線上開立處方時,一旦出現劑量過高可能危急病患安全、或藥物之間明顯發生重大的交互作用時,跳出小視窗提醒醫師注意。 他舉例,預防腦中風的藥物Ticlopidine,服用一段時間後可能會造成白血球數量減少,當醫生要選擇這種藥時,電腦會提醒開立血液檢查單,確保病人的白血球指數正常,才能用藥。 目前已有幾家醫院使用這類的電腦警示系統,例如林口長庚、彰化基督教醫院等。 使用條碼系統(Barcode)也是醫藥管理的趨勢。 美國史丹佛大學附設醫院在每間病房內設置條碼機,每項藥品送達時,無論是注射或口服藥,都要經過條碼機再次比對,確認病患拿到對的藥物。 位於美國紐澤西的哈肯薩克大學醫療中心也將條碼系統用於加強住院病人的用藥安全。病患何時開始用藥、何時停藥、是否換藥,這些資訊必須每天更新,條碼跟著病患移動,醫護人員也可隨時用筆記型電腦或PDA,刷條碼下載病人的用藥情況。 數據顯示,哈肯薩克大學醫療中心從2003年每1000人當中有3.5個不良藥物事件(adverse drug event),到2005年已經降到1件,有效提高用藥安全。 然而在台灣,條碼系統運用於藥物安全還只在起步階段。 林口長庚醫院藥劑部副主任鄧新棠指出,資策會雖然已經完成藥品標準碼的建置,但是各醫院的軟硬體還沒架設好,因此條碼系統的功能有限。 台大醫院藥劑部主任陳燕惠則表示,雖然台大早在6年前就開始推動條碼系統,但若要結合整個醫療體系,背後必須有龐大的藥物資料庫做為支援。目前雖然在門診領藥處設有條碼機,但只能顯示病人名、這次使用哪些藥物、是否已經領藥等資訊,主要先運用在藥物的倉儲管理上。 不過,條碼系統未來也會運用在對民眾的用藥安全衛教上。陳燕惠指出,未來台大醫院可能在醫院大廳設置藥品查詢機,民眾領藥後只要刷藥袋上的條碼,螢幕便顯示這種藥物的外觀、顏色、用法、副作用等資訊,可及時發現領錯藥的問題。 藥政處長廖繼洲更進一步認為,每包藥、甚至是每顆藥上,生產時就應印上條碼,在領藥處可直接刷藥品上的條碼,再次查核正確無誤,確保用藥安全,這也是藥政處未來努力的方向。 新一代的藥物管理系統更可精確掌握用藥效果,確保病人安全。 在今年6月美國藥師協會(ASHP)的年會上,廠商展示了最新一代藥物確認器材──ValiMed,運用藥劑經過紫外線光束的照射下,所產生的吸收和反射作用,幾秒鐘內便可分辨藥品內容物和濃度,建立藥品的「指紋」。 和信醫院的藥師解釋,例如強心劑或抗生素等危險性較高的藥品,濃度太低、藥效不足,濃度過高又可能危害健康,必須嚴格控管藥物的劑量和品質。例如,美國密西根大學兒童醫院已經率先運用ValiMed做藥品的精密檢測,不過目前台灣並沒有引進這項儀器。 交互作用 藥師嚴格把關 光靠著資訊設備的輔助無法百分之百確保病人安全。根據《內科醫學檔案》(Achieves of Internal Medicine)去年5月發表的研究就顯示,美國鹽湖城一間醫療過程幾乎完全電腦化的教學醫院,卻仍經常發生嚴重的藥物不良事件,其中以藥物的交互作用最嚴重。 藥政處長廖繼洲說,有些病患常一次在醫院求診數科,其中的藥物可能出現互相衝突的交互作用、或是重複用藥等問題。他也不諱言,幾乎有一半的處方箋會發生嚴重程度不等的問題,最後得靠著藥師的專業知識和嫻熟的經驗才能抓出毛病、將用藥傷害降到最低。 本文章由「康健雜誌」授權刊登,更多內容請見本期康健雜誌

資料來源 摘自: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

資料來源 :1758網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